伊利集團 www.yilibabyclub.com.jpg 徐工1.jpg 玉柴gif.gif
今天是:
    中文|English APP下載
zj.png
工經 產業經濟工業數據世界工業工業人物中小企業
袁曉慶:工業互聯網平臺賦能制造業數字化轉型
文章來源 : 中國工業新聞網 發布時間 :2020年03月23日 17:20分享到:
  中國工業報記者 曹雅麗
  

  3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召開會議,明確提出“加快5G網絡、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進度”。“新基建”是指發力于科技端的基礎設施建設,主要包含5G基建、特高壓、城際高速鐵路和城際軌道交通、新能源汽車充電樁、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七大領域。在我國制造業轉型升級的過程中,工業互聯網協助提升制造業數字化水平,支撐工業萬物互聯互通,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在“新基建”的熱潮下,工業互聯網必將迎來更多發展機遇、釋放更多潛能,加快推動“中國制造”提質增效。

  對此,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研究院工業互聯網首席研究員、賽迪智庫信息化與軟件產業研究所工業互聯網研究室主任袁曉慶就數字化轉型方法論、工業互聯網平臺的技術趨勢與落地關鍵等話題,進行了精彩的分析和解讀。

  

  工業互聯網平臺推動數字化轉型

  麥肯錫對大型企業數字化轉型進行跟蹤研究,發現企業數字化轉型能夠實現一加一減,“加”是提質增效,“減”是節本降耗。數字化轉型最終要落到企業的效益上、為企業創造價值。袁曉慶表示,制造業數字化轉型正在邁向3.0階段,工業互聯網平臺是推動轉型的新載體。在工業互聯網建設中,網絡是基礎,平臺是核心,安全是保障,工業是主體。

  制造業數字化轉型為什么要轉?用什么轉?怎么轉?對此,袁曉慶表示,要從價值、技術、業務三個視角統籌考慮。以價值重構為主線的雙螺旋模型——以價值重構為主線,堅持技術支撐和業務落地雙輪驅動,實現技術和業務雙向迭代。價值重構是邏輯起點,技術支撐是工具,業務落地是內核。拋開技術談業務,容易陷入老方案,使用舊地圖找不到新大陸。拋開業務談技術,容易陷入炫耀鋤頭的自娛自樂。袁曉慶表示,基于雙螺旋模型,可以從三大視角九大維度來探究制造業數字化轉型。一是價值視角:連接維、效益維、生態維;二是技術視角:架構維、產業維、數據維;三是業務視角:行業維、痛點維、場景維。

  袁曉慶表示,從價值視角看,工業互聯網平臺的本質是通過工業全要素、全價值鏈和全產業鏈的連接,實現對企業乃至制造業的重構。工業互聯網平臺通過對人、機、料、法、環等全要素進行重構,推動工業生產從3.0向4.0轉變。重構供應鏈、空間鏈、金融鏈等全產業鏈,打破企業邊界、商業邊界、區域邊界。重構研發、制造、服務等全價值鏈,使微笑曲線向數據驅動的價值閉環轉變。

  袁曉慶強調,對于工業互聯網平臺來說,連接是基礎,重構才是目的。
    

  工業互聯網與新技術協同創新

  袁曉慶認為,從技術視角看,產業維是關注重點。從5G、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到工業互聯網,這些概念不是割裂的,而是環環相扣的,他們構成了數據采集、傳輸、計算、分析、應用的數據閉環,工業互聯網平臺建設的關鍵是要實現這些技術的群體性突破和協同性創新。

  袁曉慶介紹,針對工業互聯網常見的三大問題,這些新技術可以給出解決辦法:數據上不來——5G是實現數據傳遞的有效手段;數據存不了——數據中心能夠解決存儲問題;數據用不好——人工智能是分析、利用數據的有力工具。

  袁曉慶表示,5G是打通工業互聯網最初一公里的有效手段。得益于高速度、低功耗、低時延等優勢,5G可應用在工業互聯網垂直領域,5G專網可實現在智能導航、輔助裝配與遠程運維、預測性維護、高壓配電網負荷控制、設備物聯、對工業設備進行遠程控制等六大場景的應用。

  數據中心是支撐工業互聯網落地的關鍵基礎設施。“規模化+小微化”數據中心協同發展會成為主流。傳統的大型規模化數據中心難以滿足萬物互聯的需求,需要建設小微型數據中心,來加強邊緣計算和數據分析的能力,因此更需要重視邊緣數據中心。

  人工智能是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內核。目前工業人工智能的關鍵技術、場景應用、產業發展均處在起步階段。算力方面,邊緣層亟需加快研發適配工業實時性需求的AI芯片;模型方面,深度學習、知識圖譜和管理引擎將成為重點發展方向;應用方面,工業的復雜性、不確定性和人工智能缺乏可靠性、可解釋性之間的矛盾導致工業人工智能發展緩慢。

  此外,袁曉慶指出,區塊鏈為工業互聯網奠定多方共治、互信共享的基礎;擴展現實(XR)將帶來一場人機交互的新革命,從現在人與手機、電腦進行交互,到未來佩戴眼鏡進行交互;數字孿生是工業互聯網的終極版圖,實現物理空間與賽博空間的交互映射。
  

  抓緊工業互聯網落地牛鼻子

  袁曉慶表示,工業互聯網平臺建設和應用已經從基礎能力建設走向行業落地階段,要分行業去抓業務落地的牛鼻子。袁曉慶分享了六個垂直行業業務落地的典型場景。

  工程機械行業:抓住設備運維和解決方案延伸這一牛鼻子。工程機械行業面臨資源調配效率低下、機械設備運維困難、金融生態不完善等痛點,以設備健康管理為切入點,加速向設備運維智能化、經營管理精益化、生產制造服務化等方向數字化轉型。

  鋼鐵行業:抓住工藝優化智能化這一牛鼻子。鋼鐵行業面臨設備維護低效化、生產過程黑箱化、下游需求碎片化、環保壓力加劇化等痛點,應以工藝優化為切入點,加速向設備運維智能化、生產工藝透明化、供應鏈協同全局化、環保管理清潔化等方向數字化轉型。

  石化行業:抓住生產過程智能化這一牛鼻子。石化行業面臨著設備管理不透明、工藝知識傳承難、產業鏈上下游協同水平不高、安全生產壓力大的痛點,應以設備智能管控為切入點,在設備健康管理、智能煉化生產、供應鏈協同、安全監控四個方向開展數字化轉型。

  風電行業:抓住設備運維和風場管理智能化這一牛鼻子。風電行業面臨著風場設計周期長、設備維護成本高、并網協調效率低、棄風漏風較嚴重等痛點,將設計、生產、運維、服務等環節作為切入點,從現場深度化感知、設備智能化運維、風場數字化管理、精準柔性供電等方向加速數字化轉型。

  航空航天行業:抓住設計、制造、管理、運維網絡化協同這一牛鼻子。航空航天屬于最復雜的離散行業之一,面臨數據源差異大、模型適配性差、管理調整能力差、故障預測能力差等痛點,以網絡化協同為切入點,從整合研發資源、重構生產范式、變革管理模式、提升維護效率等方向進行數字化轉型。

  家電行業:抓住生產定制化和供應鏈整合這一牛鼻子。家電行業面臨生產智能化水平低、供應鏈協同效率低、行業營收增速放緩等痛點,以個性化定制為切入點,加速向生產方式柔性化、經營管理平臺化、產品服務生態化等方向數字化。

  “總體來講,我國工業互聯網建設仍處于起步階段,但是任何技術的發展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我們一定要堅定信心,找到制造業轉型升級真正的抓手,逐個解決痛點,把企業業務能力沉淀為中臺,在未來的市場競爭中搶占制高點。” 袁曉慶表示。

  
編輯 : 余娜
Copyright ? China Industry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18842號-2 中國工業報社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允許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98765123.jpg X
微信94x94.jpg 微信二維碼 X
微博94x94.jpg 新浪微博 X
頂部
网上赚钱方法 大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