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集團 www.yilibabyclub.com.jpg 徐工1.jpg 玉柴gif.gif
今天是:
    中文|English APP下載
zj.png
工業互聯網
發展工業互聯網,CT準備好了嗎?
文章來源 : 中國工業新聞網 發布時間 :2020年03月25日 19:08分享到:

  文 | 威海市工信局 王鵬躍

  CT——通信技術,在工業互聯網技術體系里是與IT(信息技術)、OT(運營技術或操作技術)并列的三大技術之一。工業互聯網對通信網絡的要求,從技術上講,就是要符合高帶寬、高速率、低時延、高可靠、廣覆蓋;從類型上講,包括企業內網和企業外網兩部分。在國家關于工業互聯網網絡、平臺、安全三大功能體系里,CT處于基礎地位,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工業互聯網的行業屬性和企業屬性非常強。近兩年我們看到的如工業互聯網姓“工”還是姓“網”的討論中,一力凸顯OT的重要性;而十家國家級工業互聯網雙跨平臺不是互聯網企業就是IT企業抑或是制造企業孵化出來的IT企業,這體現出IT企業的重視性。
  在這其中CT較少被涉及,提及也就是有關5G、IPV6、標識解析等技術內容,似乎CT已為工業互聯網發展做好了準備,或CT已不存在制約工業互聯網發展的瓶頸了。實際情況是這樣嗎?

  通信網絡運營模式創新
  當下包括中國在內的幾十個國家已開始部署5G,但似乎還沒有聽說哪家通信運營商是專門為物聯網提供服務的,也即還沒有專門的物聯網通信運營商。傳統的通信運營商即使建設了5G網絡,但出于慣性,會不自覺地把服務對象優先定位在人聯網層面,特別是在資費設計上,尚需探討設計出符合物聯網或工業互聯網實際的運營模式和資費政策。為此,是否可考慮設立獨立的物聯網通信運營商,支持物聯網和工業互聯網發展?以此,在通信運營商轉型方面為全球提供中國經驗,做出表率示范作用。
  另外,在5G網絡建設上應借鑒歐洲的經驗,為物聯網和工業互聯網提供專門的頻段。這就如同高鐵建設必須重新建設鐵軌,5G也不應該在相同頻段中,讓人聯網、物聯網兩種不同的服務混行(至于5G網絡切片是否適合人聯網、物聯網混行,還需實踐檢驗)。當然,這方面,工信部已經開展相應的規劃和研究。

  IPv6需加速就緒
  技術上IPv6的使用確實能解決IPv4網絡地址資源數量有限的問題,但在工業互聯網關鍵領域IPv6能力還未完全就緒。 2019年4月,在工信部《關于開展2019年IPv6網絡就緒專項行動的通知》中指出,骨干網和城域網等網絡基礎設施IPv6能力就緒、應用基礎設施完成IPv6改造、消費終端家庭網絡設備都增強了IPv6支持能力,而典型行業、重點工業企業基于IPv6的網站及互聯網應用生態還處于鼓勵和促進創新階段。近期,工信部發布《關于開展2020年IPv6端到端貫通能力提升專項行動的通知》,著力加快提升IPv6端到端貫通能力,持續提升IPv6活躍用戶和網絡流量規模。
  另外,分析IPv6普及進度緩慢的原因,個人認為主要有以下兩個方面:一方面,無類別城間路由技術和NAT (地址翻譯)技術的廣泛使用延緩了IPv4地址枯竭的進程。同時,由于IPv6與IPv4兩個協議間存在不兼容的問題,給技術的平滑演進增添了一定的困難。另一方面,IPv6的普及缺少合理的商業模式。從短期效應來看,部署者很難通過技術升級帶來收益,而且升級本身又是一個復雜的系統工程,需要企業打通內部設備端到端的多個環節,需要大范圍升級更新設備,需要培訓運營、維護人員等,同時基于IPv6協議下的互聯網安全成本和代價高,某種程度上阻礙了IPv6 在企業內部的普及進程。

  標識解析:推動從“建”到“用”
  標識解析體系是工業互聯網網絡的重要組成部分,包括標識和解析系統兩部分,其中標識的目的是對數字空間的數字對象資源進行標識,為識別、解析數字對象資源提供統一的編碼標準;解析的目的是標識數據與信息翻譯,解析依賴于標識數據的豐富程度。
  標識方面,目前已經建立了以Handle、OID、Ecode等編碼為核心技術的多種公共標識體系,國內的MPA中國聯合體、中國科學院計算機網絡信息中心、中國物品編碼中心、中國信通院、中國開放對象標識(OID)應用聯盟等組織圍繞標識開展關鍵技術研究,這對接入是一種促進作用。
  解析方面,據中國信通院工業互聯網標識解析官方數據顯示,目前5個頂級節點已建成,全國意向申請建設二級節點86個,完成部署10個(數據來源于https://dms.citln.cn/whois/ui/,截止2020年1月中旬),完成率只有11.6%。不過,3月20日,在工信部《關于推動工業互聯網加快發展的通知》中,提出面向垂直行業新建20個以上標識解析二級節點,這意味著二級節點的建設將加快步伐。
  應用是標識解析的目的,在工業互聯網標識解析系統建設逐步開展以后,要積極探索標識解析應用和服務的新思路新模式新方法。工信部在“《工業互聯網網絡建設及推廣指南》解讀”中提出了“要促進企業積極探索基于標識解析的產品追溯、供應鏈管理、產品全生命周期管理等標識解析集成創新應用”。可見,我國工業互聯網標識解析還在“建標識”階段,還未進入“用標識”階段。
  綜上所述,通信網絡還需加快服務工業互聯網的轉型步伐。正如羅振宇所說“技術,不僅帶來很多新的方便,與此同時,它也可能是很多舊的難題的解決方案。”
  
編輯 : 周寶冰
Copyright ? China Industry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18842號-2 中國工業報社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允許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98765123.jpg X
微信94x94.jpg 微信二維碼 X
微博94x94.jpg 新浪微博 X
頂部
网上赚钱方法 大学生